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五十九章 孔雀娶妻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很久很久之后,地府的宣传手册上,介绍范无救的那段就记载着:范无救的一句必须死,喊尽了人世间的凄凉。

    当然了,这是张是非没有想到的,当时他见那范无救终于骂出了三个字儿的垃圾话,便笑着对它说道:“哎呀我去,能耐了啊你?”

    “必须死!!!”范无救对着张是非狠命的咆哮着,之后,不管张是非如何骂它,它都用这一句来反击,搞的张是非都有些无语了,只好学起了之前的范无救,范无救喊一声‘必须死’,张是非就回一个‘你’字,张是非说一句‘你’字,范无救竟然也十分配合的喊一句‘必须死’。

    必须死,你,你,必须死。

    本来这阴森鬼节之地,满是恐惧阴霾,但是这三生石之前的景象,竟出奇的喜感,张是非跟这范无救绕了半天话,一旁的梁韵儿竟然也忍不住,扑哧一声的笑了出来,对于张是非,她真的也没办法,在梁韵儿的心中,张是非有的时候无比的成熟可靠,可是有的时候,却像是一个小孩儿。

    但是,这样的张是非才是真实的,才是她多喜欢的,于是,梁韵儿便走了过去,轻轻的拥住了他,然后柔声的对着张是非说道:“乖乖,别气了袄,别骂人了,不好。”

    张是非听见梁韵儿这么一说后,便叹了口气,然后也不再理会那一直喊着‘必须死’的范无救,对着梁韵儿说道:“这家伙太吵人,煞风景。”

    梁韵儿笑了笑,然后对着张是非说道:“没关系啊,只要我能和你在一起,为什么要管别人说什么呢?”

    说的也是,张是非便点了点头,然后便伸出了手来,拍了拍范无救的那张荞麦泡芙脸,然后对着它笑着说道:“给个面子,你别曰曰了,我就跟你道个歉,怎么样?”

    “必须死!!!”范无救十分流利的大喊道!

    张是非无奈,然后对着它说道:“你说你……算了,不说了。”

    梁韵儿在一旁捂嘴直笑,她很久没有笑了,自从那一晚开始,她的世界就变了,从人间到火海地狱,无法想象,自己真的经历过这些,梁韵儿现在很开心,自己的男人就在身边,他是来带自己走的,去哪里不重要,只要和他在一起,于是,梁韵儿便笑着点了点张是非的脑袋,然后对着她有些无奈的说道:“你也真是的,你说你为什么要这么欺负它啊,它也没做什么坏事。”

    张是非和那范无救玩的正开心,便随口说道:“你不知道,他是咱们的人质,想要你安全的去投胎,就要靠它了。”

    “投胎?”梁韵儿听到了这话后,竟然愣住了。

    而张是非这才缓过神儿来,他只感觉到自己的脑袋‘嗡’的一声,浑身的汗毛似乎都要立了起来,天啊!!自己这破嘴,竟然把这实情泄露了出来。

    张是非顿时变得束手无措起来,只见他慌忙对着梁韵儿说道:“不,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解释。”

    梁韵儿呆在了他的面前,什么反应都没有,她这副模样看在张是非的眼里,心痛极了,不过张是非也明白,她早晚要知道的,因为,他们之间的姻缘,也许还剩下不到两个时辰,就像那断脚的痴念一样,注定无法走远。

    于是,他便低下了头,静静的站在那里,身旁的范无救还在反复的诅咒着他们,也许他们的爱情就像是鲜花,在无情的命运之下,在没有阳光的地中,注定必须死亡。

    就这样,过了好久,只见梁韵儿抬起了头来,望着张是非,她的表情竟然十分的平静,只见她轻轻的对着张是非说道:“对啊,我已经死了,已经回不去了,没关系的,我可以…………”

    张是非的心又开始了剧烈的疼痛,他颤抖的望着那梁韵儿,只见梁韵儿越说声音越小,说到了最后,梁韵儿终于再也支撑不住,她跪在了地上,用双手捂着脸,手指缝之处又渗出了鲜血,只见她不住的哽咽道:“天啊,为什么……我不想死,我还没有嫁给你,我还没有和你在一起……”

    即便是铁石心肠的人,见到了这一幕也会动容,奈何张是非还是多情之人,那一刻,他只感觉到自己的世界都要崩塌了一般,他只感觉到自己的四肢一阵无力,顿时跌坐在了地上,刚一倒地,张是非的后背便靠在了那三生石上,就他的皮肤接触到了三生石的那一刻,忽然,他的头脑之中飞速的出现了一副接一副的画面,为他讲述着一个有一个的故事,宋佳,皮皮,王小圆,卵妖十二,卵妖初五,卵妖初六,卵妖十五,燃西,李兰英,崔先生,易欣星,梁韵儿,以及他自己……那些画面有些他看过,有些却从不知道,那些画面就如潮水般涌现了出来,于是,从开始到最后,那些卵妖之间以及朋友之间爱人之间的事情,只要和他有关系的,他已经全都知晓。

    这,正是三生石的力量,如果没有‘鬼心’的话,三生石可以映照出人没有解答的前世,只要人站在石头面前,那些图画影像就会浮现在石头上,而且,人只要背靠着三生石,就可以知道自己的今生所走过的路,可悲的是,很少人能够知道今生的答案会为来生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张是非却知道了,那些画面飞速的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变成了永不磨灭的记忆,在一瞬间他就知道了自己所经历的所有一切,虽然,他的心中依旧没有答案,但很可笑的是,现在的他,却已经不想知道答案了。

    他挣扎着坐起了身,然后来到了梁韵儿的身边,梁韵儿还在泣血,还在不住的哽咽,使张是非痛彻心扉,只见梁韵儿反复的呢喃着:“为什么,为什么才相见就要分离,为什么不能在一起……为什么,我没有福气成为你的新娘……我们明明说好的,明明说好的……”

    张是非多么想哭,但是它却哭不出来,因为他曾经心死,所有的眼泪,都化成了脸上那道不灭的伤痕。

    有时候,能哭出来,也确实是一件幸福的事情,虽然这幸福,伴随着心酸。

    张是非紧紧的握着拳头,忽然,他又想起了燃西,燃西的一生都在追逐,但是到了最后,它已经没有了时间,可是,自己现在还有时间!忽然,张是非觉得,自己一定要做些什么,用这最后的时间,去了却最刻骨的因缘!

    想到了这里,张是非便一咬牙,然后一把将梁韵儿狠狠的抱在了怀中,梁韵儿蜷缩在他的怀里瑟瑟发抖,不住的哭泣,而张是非忍受着无比的痛苦,然后轻声的说道:“不要哭,谁说你没有福气?谁说你不能嫁给我?”

    梁韵儿的身体僵住了,她抬起满是血泪的脸,望着张是非,然后颤抖的说道:“你说什么?”

    “我要娶你。”张是非望着梁韵儿,无比坚定的说道。

    “你……你说什么?”梁韵儿听见了张是非的话后,已经泣不成声。

    “我要娶你!!!!!”张是非紧紧的抱着梁韵儿,忽然扬起了头,对着这地府之中的夜空,用尽了全身的气力放声喊叫,他的嘶吼在三生石之前,在这阴间的天空下,在这空荡的草原之上,飘出了很远很远,飘到了奈河之上,一些亡魂即将喝下孟婆汤,飘到了轮回井旁,使得即将转生的鬼魂们也不由得回首张望。

    就连那范无救,竟然也因为这一声嘶吼,而闭上了嘴,愣起了神儿来。

    张是非对于梁韵儿的爱恋,似乎都在这一声凄凉的喊声之中升华,虽然他们的爱情无法长久,但是却会永远的保留在心中。

    梁韵儿把头埋在张是非的怀里,放生大哭,只见她一边哭泣,一边对着张是非痛苦的说道:“可是,可是我已经死了,我已经没有办法和你在一起,我…………”

    “我们还有时间。”张是非抱着梁韵儿,然后颤抖的伸出了双手,抓着梁韵儿的双肩,然后和她对视着,她的脸上满是血迹,张是非的心中也满是血迹,只见张是非起身半跪在了地上,背对着那范无救摘了玉面具,然后对着梁韵儿强挤出一丝笑容,然后对着她一字一句的说道:“我们还有时间,哪怕只剩下一分一秒,我也要你当我的新娘,你,愿意嫁给我么?”

    梁韵儿跪坐在地上,望着眼前这个自己最心爱的男人,他在地府中向她求婚,他在她轮回前的最后一段时光向她求婚,他在她的面前,向她求婚。

    女人,总是爱幻想,梁韵儿虽然之前曾经幻想过无数次张是非向她求婚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情景,但是,她当真没有想到,这情景,如此刻骨铭心。

    梁韵儿捂着自己的嘴巴,不让自己哭出声音,只见她颤抖的点了点头,然后对着自己最心爱的男人说道:“愿意,我愿意!”

    说完了这句话后,她眼中的血竟跟止不住一般,不断的流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