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75章 【纵横】(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

    宛城南门旷野上,两军对垒,激战正酣。

    利箭流矢纷落如雨,两军战车对撞,人仰马翻,惨叫声连连,却被惊天动地的喊杀声和万马奔腾的马踏声彻底淹没。战场之上没有怜悯。

    当战车阵即将覆灭之时,但见荆州军帅台上的掌旗兵挥动令旗,数以千计的铁骑呼啸而出,试图借助战车的掩护冲击西晋大军的中军战阵。

    “庞士元意欲何为?”眼见五六千人的荆州铁骑杀将过来,诸葛亮眉头微皱,自言自语地沉吟道。

    站在他身旁的司马懿微微一笑:“故弄玄虚而已。以数千骑兵就想冲击我中军阵营,无异于蚍蜉撼树、以卵击石,自寻死路。如此浅显之事庞统岂能不知?既如此,又何必派遣六千骑兵前来送死?故而他这么做的目的只有一个,这便是故弄玄虚,引诱我军战骑出击。”

    诸葛亮颔首道:“言之有理。这么说来,我二人之前的判断是对的。接下来,庞士元就要诈败撤军,从而引诱我军前去追杀,如此便坠入他事先挖好的陷坑之中。”

    司马懿欣然点头,满脸不屑地道:“故技重施,拾人牙慧,庞士元技穷矣!”冷笑之余,司马懿接着说道:“十年前司隶大战时,袁绍穷尽数万大军之力,凿空了数里荒原,企图将我西凉军一举坑杀于陷坑之中。结果却是聪明反被聪明误,虽然坑杀了我军数万将士,却灭杀了将近二十万盟军。而今偌大的镜湖就是袁绍生前的杰作。一举三十万将士,真可谓是罪孽滔天。无怪乎袁绍郁郁而亡,辛劳一生却为曹操作嫁。

    此次陛下出征途中刻意在镜湖湖畔宿营。借此警示我等,前车之鉴犹在眼前,切不可重蹈覆辙。不承想,庞统此次竟然故技重施,企图以陷坑对付我西凉铁骑。此等伎俩当真是贻笑大方!”

    诸葛亮微微点头,当即命令巨盾兵上前,长枪在后,弓箭手自由射杀。然而不知他怎么想的,明知道荆州铁骑有诈。却仍然下令张飞率领朱雀营铁骑出战冲阵,灭杀这股被庞统当做诱饵的骑兵。

    “嗒嗒”的马蹄声中,张飞率领五万朱雀营冲出军阵,与策马冲杀过来的荆州铁骑悍然交锋,仅仅一个冲锋便将这股骑兵杀得落花流水,仓皇逃窜。就在这时,荆州军果然后退,后军变前军,迅速撤离战场。向二十里外的西平坳撤退。

    “不知将军此举何意?”眼见荆州军未败先退,司马懿伸手指着正在率军追击的张飞及其帐下朱雀营战骑,疑惑不解的低声询问原由。虽然他没有说破,但言外之意却是质疑孔明的命令。质问他为何要让张飞帐下的朱雀营前去送死。

    诸葛亮轻轻摇头:“仲达莫急,我绝不会将麾下将士的性命视作儿戏,更不会让他们去送死。实不相瞒。昨夜议事时我已对张飞言明,让他率军佯作追击。沿途注意荆州军的撤离路线,而后尾随追杀。待到荆州军撤离战场之后。我军随后跟进,用霹雳车投石问路,然后大举追杀。如此以来,既能让庞士元的诈败诱敌之计落空,又能乘胜追击,让荆州军的诈败变成惨败。是以,此役只要毁掉陷坑,我军必胜!”

    就在诸葛亮说话之时,张飞已然率领五万朱雀营铁骑和前军四万步军杀气腾腾的追杀上去。追击数里之后,但见张飞指挥近十万大军赫然分散开来,绕开荆州军刻意留下的后军空白地,两翼迂回,继续乘胜追击。

    随即,中军阵营的远程打击利器——霹雳车,迅速向前推进,既而百余架霹雳车同时抛掷擂石,斗大的擂石悍然砸向那块空无一人的旷野。伴随一阵“轰轰”巨响,被凿空的地面砰然塌陷,尘土飞扬之中,但见一个长约一千五百米、宽一千米的陷坑渐渐显露出来,前一刻这块地表上还是绿草如茵,后一刻却变成了足以坑杀数万人的杀戮地狱。

    “众将士听我号令,全军出击,杀———!”陷坑显现出来的一刹那,诸葛亮毫不犹豫地拔出佩剑,剑指前方,悍然下令出击。

    “杀、杀杀杀!”震耳欲聋的喊杀声中,狼骑营、龙骧营铁骑悍然纵马飞驰,三万后军将士紧随其后,浩浩荡荡的杀向佯装撤军的荆州军。这一刻,西晋大军气势如虹,十二万铁骑策马驱驰,五万步军撒腿狂奔,紧紧咬住诈败的荆州军追杀过去。

    “呼———!”眼看着十几万大军追击上去,诸葛亮、司马懿和杨阜三人不约而同的长嘘一口气,策马奔至陷坑前。此刻跟随他们的还有两万人马,但眼前的战事已经不需要他们亲赴前线指挥作战了,各营主将完全有能力应对接下来的战事。因此,冲锋陷阵的力气活儿用不着他们三人亲力亲为,坐镇后方即可,否则就是给大军添乱,出力不讨好。是以诸葛亮、司马懿和杨阜都有自知之明,自觉留在后方,并留下一支预备队,以应对预料之外的突发状况。

    俯视眼前的巨大凹陷,司马懿心有余悸的道:“这么大的陷坑至少需要几万人昼夜挖掘,而且还要躲过我军斥候的探查,殊为不易啊!为了击破我西凉铁骑,庞统还真是煞费苦心哪!”

    杨阜深有同感地道:“若不是长史料敌于先,早早堪破荆州军的阴谋,只怕我军十余万战骑便要葬身于此了。庞统此举端是用心险恶,毒辣之极!”

    听了他二人的话后,诸葛亮微微摇头,低声叹息道:“我西晋铁骑勇冠天下,十余年间东征西讨、南征北战,纵横驰骋,所向披靡。易地而处。若是我等面对如此强大的战骑,恐怕也会和庞士元一般。想方设法击破西凉骁骑。毕竟,我晋国大军素来以铁骑见长。弓马骑射无一不精,强弓硬弩更是远在荆州军之上,凭此雄视天下。毫不夸张的说,只要我西凉铁骑不灭,十年之内必定剿灭南汉和北魏两国。所以,眼前这般情形亦是庞士元的无奈之举,正面决战之中唯有陷坑是击破战骑的上上之策,除此别无善法。”

    司马懿和杨阜二人点头表示赞同。司马懿道:“自冀州之战过后,陛下便不再动兵。除征讨益州之外,我军半数以上的兵马都在休整,打造军械,厉兵秣马,伺机而动。此番我等设下巧计,引蛇出洞,驱虎吞狼,后发制人,进而一举全歼进入司隶的所有敌军。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