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75章 【骁骑纵横】(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在此之前。我一直认为我军之所以能够百战不殆、无往不胜,依仗的就是军中数以百计的战将和文臣谋士的精心谋划。直到亲身经历了颍川之战和眼前的宛城决战之后,我才幡然醒悟,原来早在征剿各镇诸侯之时陛下便已开始布局。未雨绸缪,撒下一张大网,而编织这张网的绳索就是四十万铁骑。意在将各镇诸侯一网打尽!”

    杨阜接声道:“确是如此。冀州之战结束后,陛下将各营战骑全部撒出去。典韦将军帐下虎贲营驻守长安三辅。许褚帐下青龙营和赵云所部无双铁骑驻守司隶,张燕、徐晃率领飞燕轻骑屯军黑山。轲比能帐下幽州军驻守幽州,张辽帐下武威营进驻合肥,周瑜将军所部朔风营屯军豫州,雄鹰卫驻守益州,金猊卫、飞熊营拱卫京畿。

    此次战事一起,陛下密令龙骧营、狼骑营和朱雀营十五万铁骑屯军长安,亲率大军偷袭官渡,而后传令徐荣将军统御幽州营、飞燕轻骑和武卒营南下冀州,而周瑜将军则率领武威营、朔风营、飞熊营和陷阵营北上兖州,南北对进,夹击北魏。与此同时,蜀王李暹亲率雄鹰卫铁骑和吕蒙帐下江州营顺水而下,偷袭江东;甘宁率领锦帆营和扬州水师正面攻打江东水寨,一明一暗围猎江东。真可谓是尽起三军,四路并举,一战可定乾坤!”

    诸葛亮欣然点头附和,朗声大笑:“而今曹仁大军已灭,待到我等歼灭荆州军主力之后,陛下问鼎江山,君临天下已然指日可待!哈哈哈”

    *******************

    时光荏苒,转眼已是建安十三年,即公元208年。

    西晋大军以一敌二,在南、北两个战场同时开战,连年征战,大战持续了整整五个年头。

    直至建安十三年初,李利麾下南征大军以以诸葛亮为统帅、鞠义为副帅、司马懿任军师,杨阜为随军主簿,率领狼骑军、龙骧营、虎贲营、朱雀营、先登营、武卫营等三十万大军南征荆州,经过五年的鏖战,终于攻破襄阳城,挥师攻取荆州各郡县。南汉都城失陷后,汉帝刘表携家眷仓皇逃离荆州,南渡长江,企图前往江东避难。

    逃亡途中,刘表忧郁成疾,病死在前往江东的战船上。刘表死后,蔡瑁和蒯氏兄弟密谋倒戈,挟持南汉少主刘琮,率部返回江夏,向西晋大军投降,并公然宣称欲将皇后蔡氏献于晋帝李利。却不料,晋帝李利拒绝了蔡瑁等人的献礼,转而将蔡氏赐予南征之战中屡立战功的关羽,又将蔡氏身边的一对姐妹花赐予驻守雍州十几年之久的结义兄弟樊勇。刘琦和刘琮兄弟二人被送往长安,与他们的“皇叔”刘璋和刘备为伴。

    荆州刘表覆灭之后的次月,甘宁率领锦帆营和扬州水师攻破吴郡水寨,杀入江东。与此同时,蜀王李暹率领雄鹰卫和吕蒙帐下的江州水军,辗转三千里,历时四年,平定交州,而后率军攻进江东四郡,与甘宁合兵一处,攻克江东。于是,紧随刘琦、刘琮之后,江东少主孙绍也被送入长安,与他的叔叔孙权一起“颐养天年”。

    荆州和江东相继覆灭之后,已连续苦战五年之久的魏国四面受敌,独木难支。然而曹操却没有知难而退的觉悟,倾尽心力与西晋大军周旋,死战不降,硬生生撑了两年时间。

    公元210年,即建安十五年五月,北魏治下的兖州和青州相继陷落,冀州半数郡县也已落入晋帝李利之手。走投无路之下,魏帝曹操孤注一掷,尽起麾下二十万兵马晋帝李利亲率的二十万铁骑决战于帝都邺城北郊。最终魏军兵败,曹洪、曹真、曹丕、曹彰等一众曹氏亲贵战死沙场,半数以上的魏国将领阵亡,唯有魏帝曹操重伤被俘。

    公元212年春,晋帝李利亲征辽东,平定辽东公孙家族叛乱,并率领大军攻入辽东半岛,荡平夫余、高句丽等辽东属国。至此,四海臣服,天下一统,西晋大帝李利执掌神州,君临天下。

    公元220年,即西晋黄龙八年,皇帝李利于未央宫宴请曹操、刘备、刘璋、刘琮、孙权、孙绍等曾经的诸侯枭雄。

    宴席上,李利和曹操、刘备、刘璋三人围桌而坐,彼此之间没有言语,却也没有仇恨,至少曹操三人都没有表现出仇视李利的神态。觥筹交错,闷酒醉人,半个时辰后,曹操、刘备二人喝得满脸红光,已然大醉。喝醉之后,曹操和刘备再无顾忌,信口开河,历数李利平定天下之后八年来的得与失,随即便翻起八年前的旧账,对李利评头论足,情绪激动时甚至指着李利的鼻子破口大骂。刘璋不敢多言,席间一言不发,顾自埋头饮酒。

    然而,已过不惑之年的李利却一点不生气,一边听着曹操和刘备肆无忌惮的数落自己,一边给他二人斟酒,不时插上一句,补充一下他们已经渐渐忘却的陈年旧事,免得他们苦思冥想半天却愣是说不清楚。

    宴席结束后,正值而立之年的孙权临走前丢下一句话:“是非功过,只有胜利者才有资格评判,史书是由胜利者书写的。两位叔父(曹操和刘备)言语冒犯,还请陛下多多宽宥!”说完话后,孙权和孙绍叔侄二人搀扶着酩酊大醉的曹操和刘备缓缓走出未央宫,遂在禁卫的护送下返回“府邸”。

    目送他们离去,李利怅然若失,自言自语道:“没想到啊,曹操、刘备和孙权三人反倒成了朋友,还结下了深厚的叔侄之情。二十年峥嵘岁月,四十载光阴,我李利赢得了天下,最终却成了孤家寡人。世事无常啊!”

    席终人散,斜阳西下。李利站在未央宫殿前,负手仰望夕阳,脑海里涌现着一曲久违的歌谣: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

    一壶浊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大结局?全书完)————————————————(未完待续。。)

    ps:  【衷心感谢书友们长期以来的关注和支持,虎贲中郎携骁骑拜谢诸位,谢谢!!!】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